如今莲的改良品种甚多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11日

  邻人二丫比我大两岁,胆量也比我大。她带着我用农场的铁皮划子穿越在荷田里,将老去的莲蓬尽数摘了,剥下莲子,放在屋顶上晒。我们在屋顶上铺开荷叶,莲子倒在上面晒着;晚上再用荷叶盖起来,防露珠;白日翻开继续晒,直到莲子晒成坚硬非常的黑蛋蛋,然后宝物似的拿回家珍藏起来,那是我们秋冬的零食。吃干莲子颇费功夫,得用砖头砸开外壳,干莲子“嘎嘣脆”,比花生米耐嚼,比爆豆子清香。我七岁分开农场,回父母身边读书。常常做起梦来,大片大片碧绿的荷叶在我面前招摇,放眼望去,荷叶田田,一望无际,两头有个女孩子,划着划子一边摘莲蓬一边唱着歌谣,是二丫吔!

  夏季,处处可见莲。现在莲的改良品种甚多,看得人目炫狼籍。只是,植根于回忆深处的荷花,无非幼时常见的两种,白色的和粉色的土生品种。

  水多天然鱼也多,那时候几乎天天吃鱼。奶奶将网到的小鱼放回水里,荷叶烤鱼随手摘一枚荷叶回家,将大鱼放锅里烧了,同时将中号鱼用荷叶裹起来放炭炉边上烤。猫咪这时候无论野多远都能循着味道回家来。奶奶将大鱼盛在盘子里端给我,烤鱼放在猫碟里摆院子的地上。我时常幸福地吃着我那份鲜香的鱼,爱慕地看一眼猫鱼,猫咪抗议地叫一声,那时我真想尝一尝荷叶烤鱼的味道啊。

  我家窗外有一天台,荷叶烤鱼上面有几口瓦缸,是我特地买来的。里面有淤泥半缸,清水几寸,春天埋下了几根藕芽。请来帮手的园艺师猎奇,为什么不种植姿势文雅的睡莲呢?他不晓得,我所要的莲不只是抚玩的,而是依靠了环绕我梦里梦外的乡思。他更不晓得的是,埋下去的那藕芽,是二丫托人带给我的农场保守品种呢。

  小时候我跟奶奶住在山红农场,农场附近水系发财,有很多沟渠池塘,曲里拐弯与山红水库毗连,水源丰硕。每到炎天,沟渠池塘里荷叶轻枝蔓叶亭亭玉立,满目葱茏。我们这些农场孩子全日里围着荷田,从中找寻无限的乐趣来。好比捉迷藏。躲藏的孩子径直往荷叶最深处钻。小伙伴们找不到便放弃了,一个个扑通扑通跳入荷田,往深处游去,摘莲蓬。无意间,却把躲猫猫的小伙伴给找出来了,即是好一阵笑闹。上了岸的孩子每人头顶一张荷叶。

  前几年孩子入读一所学校,旁边是湖心公园,里面大片水域就种植着莲,看着那大片大片的荷叶,好像我梦里的情景一模一样。我在附近寻着合适的房子,推开窗便能见到公园的荷田,整个身心都结壮了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rockycamera.com/heyesanzheng/76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