虾仁复加大量番茄酱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03日

  梁实秋先生在抗战期间碰到过这种“酒保把锅巴放到桌上,当即把烩虾仁浇上,刺啦一声、门客大悦”的菜,抗战后方的餐馆称此菜为“轰炸东京”。先生在美食方面真的见多识广,他认为锅巴的浇头“不必然要浇以烩虾仁,口蘑锅巴汤乃更胜一筹时下的虾仁锅巴,往往锅巴既不敷脆,虾仁复加大量番茄酱,稠乎乎的一大腕,底子不像汤。”

  资深行者说,游江南不克不及偏弃水路,不然,近处的枕河人家、名街古渡,远处的青山隐约、萧寺帆影就不会在视觉中灵动。江南清雅的意趣,也就失落了一半。

  那年春季的一个薄暮,我由姑苏船埠踏入画舫。连夜沿古运河南行,来日诰日清晨,在杭州泊岸。记得我每次往返这两座古城,都喜爱走这条水路。前人长河孤舟、江南夜航,曾吟唱出不少唐诗宋词元曲。

  梁实秋先生在《锅巴》一文中起首较为全面地引见了锅巴的次要产地:“北人煮米半熟辄出置屉中蒸而食之,无所谓锅巴;南人皆用锅煮米至熟为止,因而锅底有层焦饭,出格香。”

  正孤单难遣时,后舱开餐,视觉委靡的人们从船面上走下,顺次进入餐厅。我坐在餐桌旁,很想思忆些什么,感悟些什么,哄动情愫之声或激发诗意之物,倒不必然是吴越箫音、淮左野史的演讲,也未必是窗外的岸柳与窗内的船娘,我只想借个由头,从人们垂头无语就餐的沉静中超脱出来。

  想到这里,刚好虾仁锅巴上桌,我向办事员略一征询,得知现今的锅巴,在制卤方面较清代而言,更是身手精深。把虾仁滑出后剩底油,下番茄酱、鸡油、蘑菇丁、熟鸡丝、白糖、绍酒及精盐成芡,淋上热麻油后与锅巴一路上桌,扬勺一浇,盘中一阵热闹,当即泛漾起斑斓的江南食文化。

  乾隆帝吃后,感觉这款汤汁红亮、锅巴金黄、味道鲜美的菜远胜于宫廷御筵,于是大为赞扬,称之为“全国第一菜”。想到这里,刚好虾仁锅巴上桌,我向办事员略一征询,得知现今的锅巴,在制卤方面较清代而言,更是身手精深。

  最早的、有案可查、新鲜活泼的“锅巴典籍”是《南史陈遗传》,书中提到一位叫陈遗的人。陈遗与母亲相依为命,十分孝敬,因其母爱吃锅巴,他在任郡吏时,就常挎一饭囊,每当别人烧饭请他,他就把锅底的焦层铲下入囊,留给母亲。后来孙恩兵变,难民纷纷逃离,陈遗带着装满锅巴的饭囊分开郡衙往家跑。一路上幸有锅巴果腹,才没有沦为饿殍。当他进入家门,见母亲因盼子不归而急瞎了双目,急聋了双耳,便嚎啕大哭。第二天,陈母竟然在孝子日夜不断的哭声中双目复明、双耳复聪。于是邻人们驰驱相告,三鲜锅巴的汤汁做法此事被作为美谈四周宣扬。

  那夜,我倚窗凝望着夜色中的古运河,窗外的月色在波涌处染上一抹清辉,河两岸偶无数点灯火不竭移向后方。昔时,孔老汉子站在江边曾慨叹过:“逝者如斯,不舍日夜。”那么,被风流皇帝称道的虾仁锅巴在汗青长河的淘滤中,能否有所改变、有所衍化、有所立异?当我夹起菜中的一小块儿蘑菇丁时,忽地又想到了曾活跃在20世纪文坛的散文大师、美食家梁实秋先生。

  梁实秋先生生平颇为喜爱并多次推重的是“口蘑锅巴”。用“张家口盛产的大小略如纽扣的蘑菇,用以制口蘑锅巴汤或打卤做汤面,都是无上妙品。”这种吃食,细细考虑起来既无情趣也似乎有其深条理的内涵。锅巴本是南方厨房多见之物;野生口蘑本是北方林木间偶见之物,二者底细距千里,一旦被美食家细心组合,相映生辉,便成为鲜美脆酥的菜品,在大雅之堂优势光无限。

  在此中一种版本的《调鼎集》里,记述了一段食趣:乾隆帝七下江南时,一日微服私访,因感应腹中饥饿,便来到苏锡之间的一家小店用餐。因夜色已沉,厨房里只要些残羹剩饭,店家情急智生,把米饭锅焦黄的糊底铲了下来,掰成块状入盘,把白日剩下的烩虾仁儿、炒鸡丝和一碗鸡汤煮沸,向上一浇,跟着吱吱的响声,米香与鸡汤的香味弥散开来。乾隆帝吃后,感觉这款汤汁红亮、锅巴金黄、味道鲜美的菜远胜于宫廷御筵,于是大为赞扬,称之为“全国第一菜”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rockycamera.com/guobaroupian/515/